?
 
作者:靳军   张行勇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22/9/15 17:26:39
选择字号:
老汤育果记

 

汤长琪采下好果子喜不自禁(靳军 摄)

 汤长琪给西农植物保护学院黄丽丽教授赠送锦旗(支勇平 摄)

“看着这翠绿的树叶和挂满枝头的果实,这心里就像四十度的高温天气里喝了雪水,舒心,高兴。”

8月24日晚,老汤有感而发,欣然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写下这样的文字。

老汤的名字叫汤长琪,今年59岁,是距离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简称西农)9公里远的杨凌五泉镇汤家村人,青年时期曾在西北国棉二厂财务部任职,后来为了挣更多的钱照顾父母,就扔下“铁饭碗”去南方“下海”,奔奔波波,兜兜转转,2012年回到家乡,打算在农业上做点事。

那时候,猕猴桃产业正在兴起,老汤就承包了村里的一些撂荒地,在乡亲们的质疑声中成立了杨凌异香园农场,也种起了猕猴桃。农场规模有50亩,老汤满怀信心,想用它给亲朋好友建一个绿色、有机、安全的水果生产基地。

海沃德之类的传统品种太普遍,老汤想引进一些新颖的,经人介绍跑到眉县横渠镇西寨村的西农猕猴桃试验示范站考察。刘占德、姚春潮、龙周侠等专家给老汤拿出来好几种猕猴桃品尝,老汤确定了其中两个既好看又好吃的。一问才知道,这两个品种一个叫金龙二号(审定后命名为农大金猕),一个叫脐红,都是学校专家选育的。

采穗条,搞嫁接,在学校专家的指导下,2014年两个新品种共13亩猕猴桃就在老汤的农场里生根发芽了。

老汤按照专家们“先长树,后结果”的要求,指导工人们精心管护。2016年秋,新品种初次产果4000多斤,老汤把1000多斤送人品尝,剩下的果子卖了3万多元。

初战告捷,老汤喜不自禁。慎重考虑后,他把30多亩老品种果园转给了别人。“啥叫适度规模?对我来讲,10多亩果园就是适度。”会计专业出身的老汤精于计算,“雇人多了,技术水平参差不齐,管理难,成本高,划不来。”

新品种果园在老汤的严格管理下,产量逐年提高,正当老汤憧憬未来时候,2018年出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秋冬季,树干上、树枝上流出白色的脓汁,进而变成暗红色,越流越多,有些树几乎整个身子都成了红色。”老汤说,这些流脓的猕猴桃树到了春季,要么不发芽,要么发了芽很快就干死了,还有些都结出指头蛋大的果子了,也干瘪死了,然后全树干枯死亡。

削树皮,刮脓癍,打农药;缠裹泡沫塑料,给树穿“棉衣”;请药剂销售商在果园里作实验,在病树周围挖坑撒药;以为防冻害就可以防病害,不惜扩大规模投资另建一个2亩地的猕猴桃大棚……面对病害,任何一个人给他支招,他都去尝试,但效果都不行,没有一个管用的办法,“我的心情就像坐过山车一样,一次又一次从希望跌落到失望。”

“死树一车一车往出拉。”2018年到2020年的三年里,异香园农场因病死去的猕猴桃树有200多棵,令人扎心疼。老汤后来知道,这个病害叫“溃疡病”,是猕猴桃的癌症,还是世界性难题,“这么好的果子,却抵不住病害,看来育好果的事没谋成。”

2020年8月的一天,老汤刷手机,忽然看到一篇文章《黄丽丽教授团队攻克猕猴桃溃疡病防控难题》,仔细看完,立即直奔西农。在办公室里,黄丽丽教授指着电脑上的研究成果幻灯片,给老汤讲解溃疡病的产生原因与防治技术,还留了电话,说随后带人到果园里现场教他怎么做。

老汤“半信半疑”地离开了学校,没想到一个多月后,黄丽丽教授真的来了,不仅带着药剂和工具,还领着秦虎强、刘巍两位老师和两名研究生。在果园里,黄丽丽教授一边用刷子给病树枝干上涂抹药剂,一边给老汤讲解示范:“抓重点,先保树。一主二蔓,多刷几遍。”师生们齐上手,干了整整一个上午。

当年冬季和第二年春季,异香园农场的果园里溃疡病迅速减轻,老汤喜出望外!

在随后的两年多时间里,黄丽丽教授和团队成员一次又一次走进老汤的果园,检查指导病害防控。来了七次还是八次,老汤记不清了,但有两次他印象极为深刻:一次是黄老师带学生检查,看到露出地面的一截新发树枝询问有没有病菌,一个学生随口回答“没有”,黄老师立即严肃起来,说“没有检测,怎么能下结论”。还有一次,是秋雨后,黄老师一行人从果园里出来,裤脚上全湿了,鞋子上也沾满了厚厚的黄泥巴。

“我真心服了。”老汤言听计从,按照黄丽丽教授团队所讲的技术要点,抓住“开花前和开花后,采果后和落叶前”的关键节点,科学喷施药剂预防主干大枝溃疡病,变被动防为主动治,顽固的猕猴桃溃疡病终于被控制住了。

新发的实生苗嫁接上良种条,果园的产量逐渐增加,老汤信心重拾,开始积极应用和宣传西农的科技成果:附近村子的猕猴桃种植户被他约到园子里观摩学习;水建学院朱德兰教授团队研发的太阳能智能灌溉系统被引进到他的大棚园里,保产增产的同时极大降低了灌溉成本;学校认证中心的有机栽培标准在异香园落地实施,他的猕猴桃拥有了有机认证的证书;20万芽的良种穗条销往省内以及贵州黔西、浙江台州等地,“两前两后”的溃疡病防控新技术随之推广。

回顾10年农村创业经历,老汤感触良多,他忍不住在微信朋友圈抒发心得体会:我们是怀着对土地的情怀做着农业的事情;做农业难,但我们有耐心,从未轻言放弃;我们不想求大,只要求精,把我们的产品做得质量第一,安全放心;有我们的存在,这土地上就多了一道欣赏的风景,就多了一个消费的选择。

好果子深受青睐,老汤的异香园农场规模并没有扩大,他坚守着小而精的原则。“今年正常结果的面积有7亩,产量达到2.8万斤。”老汤说,1箱装5斤,售价75元,9月4日起开始销售,当天仅线上就发出去了280箱。

丰收在望,在忙碌的采摘、装箱、发货期间,老汤悄悄谋划起一个动心已久的行动。

9月7日下午,老汤驱车来到西农,给黄丽丽教授赠送了一面锦旗,上书“果树神医,德被相亲”;给学校赠送一面锦旗,把它交给了校党委书记李兴旺,上书“科技创新农民实惠,农林科大惠泽桑梓”。李兴旺给老汤说,为乡村振兴提供技术支持是学校的责任,学校科技成果在乡村大地上遍地开花结果,是专家教授们骄傲,也是学校的骄傲。希望更多专家将科技成果转化为带动农户增收的金钥匙,为实现乡村振兴不断贡献“西农智慧”。

“黄老师带领团队解决了猕猴桃溃疡病的世界难题,她是我异香园的救星,更是广大种植户的救星!”老汤扶了扶近视镜,慢悠悠地解释两面锦旗所要表达的意思:“黄老师是个实干家,最接地气,真正在帮助果农,我们也发自内心尊敬她。西农的专家教授们搞研究,破难题,农民们从中得实惠,我们杨凌人更是近水楼台先得月。”

“真的要感谢黄老师,感谢西农!”老汤说,3年后,异香园农场15亩猕猴桃就会全部挂果,产量保守估计有5万斤,有机、循环的生态农场梦想一定能够实现,“西农就是我们发展农业的靠山!”

异香园农场大门外紧东侧,矗立着汤家村一面巨大的宣传板,最上面的一行红字格外醒目: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打造乡村振兴杨凌样板。

老汤从宣传板下走过,步履轻快。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科学报、科学网、科学新闻杂志”的所有作品,网站转载,请在正文上方注明来源和作者,且不得对内容作实质性改动;微信公众号、头条号等新媒体平台,转载请联系授权。邮箱:shouquan@stimes.cn。
 
 打印  发E-mail给: